澳洲亿忆网新闻综合中国马说|“20年后打老师案“ 露出了法律的笑话

马说|“20年后打老师案“ 露出了法律的笑话

2019-07-11 来源:马说西东 阅读数 1409 分享

 “20年后拦路打老师案“,竟然定罪”寻衅滋事“,这显然是没看懂刑法。

此案让公众议论,一方面可能是痛恨“为师不尊“的现象,与自己的经历产生了共鸣,觉得侠气;另一方面,也觉得法律有些小题大做,定人家寻衅滋事罪,有点过了。

《马说》倒认为:不但是“过了“,还是”错了“。

是的,法律字面上,寻衅滋事罪就这么写的:

“随意殴打他人的“。

这位被告人,也确实是开着黑色赵野车,偶遇骑电动车的20年前班主任,然后就”殴打“了几巴掌几脚。

但是,就这么望文生义,“随意殴打他人“,就是寻衅滋事罪?如此说来,当年这位老师,也是踢了被告人几脚,也构成寻衅滋事罪了?那些城管,时不时就动手打打小贩,也是这一罪了?

犹豫了吧?

如果法律可以依靠“望文生义“来执行,那天下不用什么法学院了。只要认字儿,就可以当法官了。

判断一个动手打人,是不是寻衅滋事,不是看字面,而要看“法益“——某个罪名的设立,是为了保护啥?主要的判断方法,就看一个罪名,放在刑法的那一章里。

寻衅滋事罪,是列在“扰乱公共秩序罪“一章里,说明这一罪名成立与否,关键看这位”学生打老师“的行为,是不是破坏了公共秩序?

如果动手打人,就是破坏公共秩序,这显然不成立。几周前我去北京后海闲逛,就见一对父子打了起来,儿子被踹了好几脚,这算违反公共秩序吗?显然不是。

学生与前老师,因个人恩怨而动手,这也与公共秩序无关。所谓公共秩序,是社会个人,对于整个社会安宁的信任。破坏这种安宁的,比如大连前不久发生的、一个男子半夜随机殴打一女子,那个案件,定寻衅滋事,就没问题。因为一个半夜走在街上,是因为对社会秩序安宁的信任,你突然上来,针对不特定对象,动手就打,你针对的不是个人恩怨,而是社会安宁。

当然,女子被打成轻伤以上,就按“重罪吸收轻罪“,要定故意伤害了。这是另表一枝。

遗憾的是,相当数量的人,包括一部分法律人,并不了解“如何去理解刑法字面背后的意义“。望文生义来执法的,也不在少数。

但是,更让人不安的,倒不是望文生义,而是一种现象:本来一件事,可能违法,但不犯罪。但司法者为了迁就社会舆论,而扭曲法律,牵强适用刑罚。看似大快人心,但却非常危险。因为法律既然可以这一次而扭曲,那么下一次就可以为另一个什么而扭曲。最后结果,将无法律而言,全凭情绪定案,那时,你我任何一个人,都无法预见自己行为的后果(合法还是犯罪?),都处在危险之中。

学生20年后打老师,暴露了“为师不尊”的社会问题。有的老师,上课不讲课,倒要求学生去他家里补课,这已经是乘人之危,很是缺德了。这可能是很多人支持“学生”的原因之一。

另外,让人不解的是:学生现在打了老师,就要千万百计给学生定个罪;那么,当年老师脚踹学生,司法者为什么不这样积极呢?而且要知道:被他脚踹的,是一个未成年人啊?!

在世界多数国家,对未成年人的动手,都可能面临严重的刑事调查。但我们的未成年保护法律,似乎口号多了一些,落实的少了一些。

当年老师踢踹学生,法律之所以不管,其实是笔者一直认为法律的笑话: 我们的伤害罪,犯罪与否,不是按照行为人的粗暴程度,而是按受害人的伤情鉴定,是不是构成“轻伤”。这就来了荒唐——

有些案件,一个人挨了打后,暂时不能去抓打人者的,要等到挨打的受害人,伤情痊愈后,进行司法鉴定,如果恢复的好,不构轻伤,就不能追究打人者刑事责任了。

这就让人哭笑不得:是否构成(伤害)罪,不是看行为人的恶,而是看受害人身体好不好。不抗打的,施暴者就容易构罪;如果你太抗打,施暴者打了半天,你也不构轻伤,还追究不了施暴者伤害罪了。

所以,法律人批评“寻衅滋事”成为口袋罪,啥都往里装,这可能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吧。

原文链接: 点击进入

责任编辑:Sharon

*文章内容转载自马说西东,不代表亿忆网观点,亿忆网或做细微修改。

热门评论

  • 举报 亿忆网友115.64.149 2019-07-11 12:36:58

    “马说”,一个不懂法律的人大言不惭地讨论法律,这样的荒唐言论居然能被转发。哗众取宠。

  • 举报 亿忆网友 2019-07-11 13:58:43

    “我说” 中国有法律?笑话! 为少数个人或某政党利益服务的法律能称之为法律? 讲关系讲贫富讲地位的法律怎能公平,怎能称之为法律? 贪污受贿的法院和法官在执行的法律怎能称之为法律?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