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新闻综合国际章莹颖案罪犯父亲打感情牌!为儿子求免死:他还可以做出许多贡献

章莹颖案罪犯父亲打感情牌!为儿子求免死:他还可以做出许多贡献

2019-07-11 来源:文汇 阅读数 1881 分享

“我可以接受死刑判决,但不是真正地被‘处死’。”克里斯滕森的父亲,迈克尔·克里斯滕森说。

美国当地时间10日,中国访问学者章莹颖案量刑阶段的审判进入第三日。罪犯克里斯滕森的父亲出庭作证,意图为儿子求得免死。在当天的庭审中,他向陪审团提及儿子在童年时尝试自杀和多次在夜间梦游的经历,以及他母亲酗酒对他的影响。

分析指出,克里斯滕森父亲的出庭是辩方打出的感情底牌,因为陪审团成员也可能有跟克里斯滕森童年情况类似的孩子。辩方试图以此打动陪审团成员,从而对死刑产生合理怀疑。

据《芝加哥论坛报》报道,迈克尔称几天前,他的脑中闪现儿子躺在一张桌子上被执行注射死刑的画面,“我无法继续思考,无法想象那种情况。他还可以做出许多贡献。”

在被问及儿子所作给章莹颖家人带来的伤害时,他泪流满面地说,“对不起,我的儿子是他们痛苦的原因。”

在他作证之前,章家人离开了法庭。

章莹颖的父亲章荣高曾去过克里斯滕森家门外三四次。那是一座两层公寓,楼道隔开,左右对称,距离学校只有四公里远,旁边是公路、房子,还有大片的草坪。克里斯滕森住在一层靠右侧,房间近两百平,天花板、墙壁、箱子都被FBI用皮卡车装走检测DNA。在寻找章莹颖的数百个日夜,章荣高的手机相册里一度只有三张照片,两张是嫌犯的,一张远景,一张是放大的特写。

迈克尔·克里斯滕森永远无法理解章荣高的痛苦。

章莹颖的父亲,章荣高

2018年10月,福建南平,章莹颖失踪485天后。

章荣高不知道审判日真正来临的时候,他会怎么面对。

他反复询问发生在日本的另一桩留学生凶案,受害者母亲的表现,“她妈妈当时在庭审的时候是怎样的? 她能控制住自己吗?”他害怕自己失控,“我不知道到时候我会做什什么,我可能什么都做得出来。”

他的脸上闪过一丝戾气,这是章荣高一直试图隐藏的情绪——彼时,律师叮嘱过他,关于克里斯滕森的事尽量少跟媒体说。于是每次碰及这个话题,他就会抽出一根烟,五块五一包的七匹狼,隐忍已久的情绪,像烟雾一样将他围绕,“晚上睡不着的时候,就会到莹颖的房间前抽烟,一天两三包。身体的事情早就不考虑了。”

他更不知道如何面对妻子叶丽凤,章家邻居告诉记者,就在前几天,章家刚刚爆发了一次争吵,隔着门都能听见。

“把我的莹颖还给我。”章莹颖失踪后,章家来过很多波媒体,叶丽凤时常会说出这句话。这看似是针对克里斯滕森的言语,于章荣高却有锥心之痛——女儿出国是章荣高最终拍板决定的。章莹颖去美国,叶丽凤并不同意,觉得女孩子家一个人,走得太远,不安全。

女儿出事后,章家的争吵都会追溯到这一个源头。

“都是我的错。”章荣高抬起眼睛,这是一双充斥着血丝,没有光彩的眼睛,“真的是我没有把自己的女儿保护好,是我赞成她去美国的,这些怪都要怪在我头上。”

叶丽凤情绪稳定的时候,曾尝试劝解丈夫,可是章荣高的愤怒、愧疚和无望,她不知从何劝解。

就在记者到达前的一晚,章荣高和叶丽凤又失眠了。凌晨三点,他们走出家门,走到附近的公园,枯坐到天亮。

叶丽凤告诉记者,这是他们的常态。

克里斯滕森的父亲,迈克尔·克里斯滕森

2019年7月10日,伊利诺伊州皮奥里亚的联邦法庭。

“我是他的父亲,我必须在这里,”克里斯滕森的父亲、迈克尔·克里斯滕森说,“我爱他,无论什么都不能改变这一点。”

据《芝加哥论坛报》报道,当父亲说话的时候,克里斯滕森肩膀颤抖,用手遮住眼睛哭泣。

靡不有初,鲜克有终。

原文链接: 点击进入

责任编辑:猕猴桃

*以上内容转载自文汇,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热门评论

  • 举报 wewa 2019-07-12 09:54:24

    确实可以做出更大贡献,比如大卸八块,捐献器官。

    • 举报亿忆网友113.70.832019-07-12 19:00:11

      这种人不死,天理难容!

  • 举报 LUOBONAN 2019-07-11 17:14:31

    什么贡献,再杀个人吗?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