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文化传统连环画危机如何解?从《山乡巨变》反观原著

传统连环画危机如何解?从《山乡巨变》反观原著

2020-07-14 来源:澎湃-思想 阅读数 445 分享

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 2018 年精装新版《山乡巨变》,附录册收录贺友直先生的创作谈和多篇评论文章节选。图片来源:蔡小容在蔡小容看来,充满画意是《山乡巨变》这部长篇小说给予读者的第一观感。周立波文笔极富情致,带有湖南特色的山水田地、村舍景物、男女老少在他笔下生成为清秀的视觉印象。他在作品创作过程中努力摆脱早期作品的欧化语言痕迹,致力于钻研中国古典文学作品,并糅合民间口头文学,最终形成富有民族风格的白描手法,小说语言便体现这种风格:清新朴素,凝练自然,细腻明快。

“第一次画的稿本是有明暗的,画好以后,我自己也觉得我画的这个东西不像周立波同志的原著和在湖南农村所感受到的情调气氛。领导当然也通不过。于是我就再到湖南去,去了几天跑回来又画了一遍,还是不行,很苦。后来感到老是自己关起门来苦思冥想不行,于是看了些中国传统绘画,《清明上河图》、《明刊名山图》、《水浒叶子》等。”——贺友直 图片来源:蔡小容另外,周立波写《山乡巨变》,贺友直画《山乡巨变》,都曾去往故事的发生地湖南益阳进行过三年时间的“深入生活”,所以二者客观、真实地留存了当时农民较为普遍的对合作化的心理。也正是由于在艺术上追求现实主义的高度真诚和努力。

这些人物与原作者合拍、不偏差,贺友直出色地把文字人物翻译成了图画人物。画笔是另一种语言,比文字更加直观,体现了画家对文学原著的理解准确而深厚,甚至超过某些文学评论家,唯其如此,加之其画功,他的《山乡巨变》才被视为连环画的登峰造极之作。

对于这段抒情文字,贺友直的画笔旖旎、温存,不仅反映在人物身上,也反映于景物中。在蔡小容看来,这与画家的年龄与状态也有关系:贺友直在画《山乡巨变》的时候,还不到40岁,笔力成熟却不显得过于老辣,能表现出乡村生活的淳朴清甜。原作者和画家在创作这部作品的时候,都处于艺术上的巅峰状态。凡此种种,使《山乡巨变》成为两个人的传世之作。

贺友直在翻看《小麦的小人书》。张立宪摄

《山乡巨变》封面 图片来源:蔡小容在罗岗看来,连环画的衰落并不是某个人的问题,而要从体制层面探寻更深刻的原因。1970年代末,《连环画报》出现的一系列探索性绘画,成为连环画事业的一次“回光返照”,此后整个体制走向衰落。从事连环画艺术创作人数的减少或许只是困境的表层现象,最大的问题在于连环画失去了其发展阵地和背后支持。诞生连环画生动活泼艺术力量的土壤、艺术家灵感来源的场域已经不复存在。

贺友直自画像 图片来源:蔡小容毛尖表示,贺桂梅在关于《山乡巨变》的评论中曾提到,不是因为存在着“全中国”这一想象的共同体才有了对它的文学书写,而是文学书写创造出了这一想象的共同体。连环画这一创作机制的关键,也在于画家和书写世界的关系。“画家书写现实一样地创造了这一想象的共同体,而且画家与其写作对象之间、与世界之间也有一种新的透视关系在确立。连环画在逐渐被现代社会遗忘、遭遇巨大危机的背后,亦是制度和社会话语体系的危机,这是值得深思的。”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澎湃-思想,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