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

西藏曾有个3人乡:1个父亲和2个女儿,大女儿收到过7麻袋求爱信

来源:路生观史7372021-04-12
西藏曾有个3人乡:1个父亲和2个女儿,守护祖国3644平方公里国土

提示:五星红旗在海拔3560米的高地上飘扬,藏家父女两代人用他们的热血和生命,向外界始终宣示着玉麦不容侵犯,而这连同山南的历史一起告诉了世人,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神圣不可侵犯的一部分!父亲桑杰曲巴和两个女儿卓嘎和央宗说:“守护好祖先留下来的玉麦这片牧场,就是守卫了国家!”

让我们先弄清这样三个地理坐标。

一、山南。中华人民共和国西藏自治区山南市。地级市。

山有两座:冈底斯山和念青唐古拉山。山南即是冈底斯山至念青唐古拉山以南。属雅鲁藏布江干流中下游地区。北接西藏首府拉萨,西与日喀则毗邻,东与林芝相连,南与印度、不丹两国接壤。

地理座标:东经90°14"至94°22"、北纬27°08"至29°47"之间。拥有600多公里长的边界线,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位置,是中国的西南边陲。总面积79253.53平方千米。

二、隆子县。隶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西藏自治区山南市,位于山南市南部,喜马拉雅山北麓东段;北与朗县、加查县接壤,南与门隅、东与珞瑜、西与措美县相连,西南与错那县、偏北方与曲松县、西北与山南市乃东区、东北与米林县相邻。地理位置为东经91°53′—93°06′,北纬28°07′—28°52′,总面积10566平方千米。

三、玉麦乡。西藏自治区山南市隆子县下辖乡。位于隆子县境东部,到隆子县城的地理直线距离不过40公里,公路距隆子县城197公里,距拉萨市595公里。地处喜马拉雅山北支脉的南麓。西与三安曲林乡、东北与扎日乡、东与珞瑜地区、南与门隅地区接壤。总面积3644平方公里。属高山峡谷地貌,地势北高南低,群山环绕。平均海拔3650米,乡政府驻地海拔3560米。

接下来,让我们弄清这片土地上的历史。

山南是西藏古文明的发祥地之一。相传,藏民族起源于山南,藏族人传说中的神猴和罗刹女在这里结合,其子孙后代由此而开始慢慢走向全藏区。历史悠久,文化灿烂。大约在四、五万年以前,这里就有藏族先民繁衍生息。人们在鸟兽群集、果木丛生的河谷里,过着以树叶为衣、野果为食的群居采集生活。

河流是人类文明诞生的地方。在山南,有一条河叫雅砻河,名气很大,也称雅隆河、雅砻江(并非四川省的雅砻江),是下游纵贯山南市乃东区南部的江河。在藏语里,雅砻河意为“从上游下来的大河”,发源于山南市南部的雅拉香波山、喜马拉雅山北麓的措美县,向东北流经琼结县,至乃东区转向北流,在山南市乃东区泽当镇附近注入雅鲁藏布江,全长68公里。而在藏族人的意识里,山南这片土地上流过的所有河流,都可以称作雅砻。

隆子县风光

所以,山南也便在历史上拥有了雅砻的名字,大体是山南市地域的范围,人们把山南市十二县特别是沿江县统称雅砻大地。雅砻文化由此成为雅砻大地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总和。

雅,是向上的意思;砻,是河谷间的平地。巧合的是,在这向上的河谷平地里,砻,在汉语里还是一种去掉俗壳的农具。在藏区有着这样一首歌:“地方莫早于雅砻,农田莫早于泽当,藏王莫早于聂赤赞普,房屋莫早于雍布拉康……”

先民们在山南雅砻文化区域,在刀耕火种的岁月里,不仅在这里培育出了传说中西藏的第一块“索当”(农田),还让这里有了西藏第一座宫殿(雍布拉康)、第一座寺庙(桑耶寺)、西藏第一个溪卡(朗包林古庄园)……甚至,还有可以推算到一两万年之前的山南市琼结县邦嗄村新石器遗址,以及其后在此不断被延续的历史:西藏第一个藏戏村冰顿村以及西藏第一个藏王聂赤赞普和松赞干布等十多位赞普的“藏王墓”。

藏王墓

因为拥有如此众多的“第一”,山南被公认为“西藏民族文化的摇篮”。美丽富饶的雅砻河谷,因为这些西藏古文化遗址,成为了西藏文化的上源。

约在公元前2世纪初叶,居住在雅砻一带的人们逐渐形成部落,早期悉补野部落的首领第一代赞普聂赤统一牦牛部落,建立联盟政权,并确立了子孙世袭赞普制度。6世纪左右,雅砻一带进入奴隶社会,居民已能冶炼铁、铜、银,制造金属武器。第三十一代赞普囊日松赞时期不断扩张领地,使雅砻部落成为西藏最强大的部落。7世纪中叶,第三十二代赞普松赞干布先后征服苏毗、羊同及其他小部落,统一西藏高原,建立吐蕃政权,并逐步将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由琼结向拉萨地区转移。

地理标志产品——隆子黑青稞

为了便于管理,松赞干布将吐蕃本土划分为五个“茹”( 卫茹、约茹、叶茹、拉茹、苏毗茹;后增为六茹,增加象雄茹)。每个“茹”里设置了“茹本”和元帅、副将等职务,下设若干“东岱”(可以理解为千户),成为了吐蕃时期是种军政合一的政治制度。今天的山南市由约茹管辖。

在吐蕃繁荣背后,广大奴隶、平民却备受苦难。869年,爆发奴隶平民起义。今山南的乃东、琼结、扎囊一带是起义军进攻的主要目标。奴隶平民起义后,在西藏形成了11个割据统治的地方势力。各割据势力互相斗争,长期混战,人民陷入战乱和灾荒不断交替的苦难之中。1240年,蒙古王子阔端派兵进入西藏,后经凉州会盟等,西藏纳入元朝中央政府有效管辖,结束了西藏400多年分裂割据局面。七世达赖格桑嘉措执政时期,遵照清朝乾隆皇帝的谕旨,于1751年成立噶厦。噶厦下设“基巧”、“宗”两级机构。山南基巧辖10余个宗,其中乃东、琼结、贡嘎由驻藏大臣直接监管。

隆子,意为须弥山顶(佛教用语),全称“玉杰隆子”。吐蕃时期属约如的涅东代(千户所之意),设千户长,藏语称为“东本”。1951年5月23日,西藏和平解放。1952年,江孜分工委成立,山南属江孜分工委管辖。1956年8月成立隆子宗办事处,由山南分工委委派领导。

我们要讲的故事就是从这一时间段开始的。

在隆子境内有一座山——日啦山,属喜马拉雅山的北支,东西走向,在隆子县东南部,是隆子县扎日乡西部的曲桑村(包括原来的曲松村等地)与玉麦乡北部的界山,山峰垭口海拔约5000米。因为日啦山的阻隔,玉麦乡成为了我国居民人口最少的行政乡

西藏和平解放前,今玉麦乡实控范围内有20户人家。随着西藏民主改革的进行,西藏各地发生了巨大变化,许多地方都有了公路,生活、生产条件迅速改观。原先的住户陆续迁出重山阻隔、交通闭塞的玉麦。1962年,荒草开始占领玉麦众多废弃的屋舍,全乡只剩下3户牧民。1962年后,一批批的人来过玉麦,但都忍受不了大雪封山后的寂静,又一批批地迁出去了。

山南雅砻河

在人口最少的时候,玉麦的居民们只一户人家,也便有了玉麦历史上的“三人乡”:父亲桑杰曲巴,藏族,1960年被任命为西藏隆子县玉麦乡乡长,也是玉麦乡第一任乡长;大女儿卓嘎,1961年9月生,长大后成为玉麦乡妇女主任兼副乡长,第二任乡长;二女儿央宗,1964年生,一直是西藏自治区山南市隆子县玉麦乡村民,甚至唯一不在乡政府担任职务的村民。三个人的家就是乡政府,把国旗刻画在了玉麦乡数千平方公里的国土,为祖国守住了这方神圣的国土。

桑杰曲巴,1924年生。在被任命为乡长前,是个老民兵,以放牧为生。看着乡亲们陆续搬离玉麦,他的心里总是这样默默地想:“我要是走了,祖国这块土地上就没有人了!”时间一长,这话被他深深地刻在了心里,如此,放牧的生活对他来说就成了一种巡逻。当高原的风用手指将岁月的痕迹刻在他脸上的时候,他也用藏刀将祖国国旗刻画在了玉麦的林木和石头上。他说:“有了这国旗,就等于向外人宣示这里是中国,那些外人就不敢轻易闯入了。”

今天的玉麦乡全景

日啦山

1962年10月、11月,在中国对印度的自卫反击战中,桑杰曲巴牵着牦牛,带领乡里的青壮牧民们参加了支前,为前线部队运送弹药和给养。有了战争的经历,他那颗朴素热烈的爱国心一如种子,落入玉麦土地,像玉麦的青草一样,年年岁岁,生长不已,而他刻在玉麦的林木和石头上的国旗,也被他一年年、一岁岁涂画得更加神圣庄严、耀眼华丽。

日啦山云遮雾绕,每年都会雷打不动地有从11月至第二年5月的半年大雪封山期,封堵了玉麦和外界的联系,也将漫长难熬的孤寂与艰难留存在了这里。乡亲们在冰雪消融的时候,牵着牦牛、驮着家当、赶着羊群翻过日啦山山口,不愿再回到玉麦。很快就剩下了桑杰曲巴一家人,他在夏天时赶着牦牛和乡亲一样翻过了日啦山山口,但他却买来了一些红布和黄布,用剪刀把红布裁得方方正正,又从黄布上剪出星星,做成了玉麦的第一面国旗,把它高高地插在了自家的屋顶上。

桑杰曲巴

桑杰曲巴和两个女儿(影视)

1961年和1964年,桑杰曲巴的两个女儿卓嘎和央宗,看着孩子们一天天长大,桑杰曲巴总在放牧和巡逻的间隙指着自家屋顶上的国旗,这样对她们说:“有了它,那些外人就不敢轻易来这里了。”妻子听了开始不断地抱怨,说是玉麦看病上学都不方便,不能因为这只有一户人的地方而误了下一代。桑杰曲巴不说话,因为他已将更多的国旗刻画在了玉麦的很多地方,都是他对于这方土地的最深沉的爱。

十多年时间过去,两个女儿卓嘎和央宗都盛开成了高原上格桑花,每年11月之前,桑杰曲巴都会翻过日啦山,从隆子县城把一家人生活所需物资运到雪山另一边的曲桑村,然后赶上10多匹马,用5天的时间再次翻越日拉山,最终把一家人的口粮运到玉麦。

运粮的路途中,常有马匹跌落到深不可测的河谷,但因为心里有玉麦,桑杰曲巴从来也都没有恐惧和害怕过,而他带给女儿们的礼物,除了一些报纸便是一些布料。他让女儿们通过报纸识字、了解外界的信息,又用布料为她们做衣服,尽力做成军装的样子,让她们在跟随自己放牧和巡逻时能多出几份神气。

卓嘎、央宗姐妹(影视)

这期间,桑杰曲巴有了第三个女儿,也经历了人生中难以弥补的痛苦。1979年冬季大雪,年底,拉了一个多月肚子的妻子突然倒下。起初的时候,妻子认为扛一扛就过去了,没有告诉桑杰曲巴,等桑杰曲巴发现时,妻子已经是奄奄一息了。看着妻子的样子,桑杰曲巴决心闯过日啦山救活妻子。他将妻子抱上牛背,在齐腰深的雪地里挪动,一步步艰难地走向日啦山山口。为了能让妻子坚持下去,牵着牦牛的他开始向妻子讲述自己放牧和巡逻的故事,向妻子解释自己这些年来为何不离开玉麦的原因,他说:“只要我们在,玉麦这地方就永远是中国的,一切也都会好起来的。”但当他回头,发现妻子已经没有了气息。

卓嘎

央宗

女儿卓嘎和央宗都记得,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就要过藏历新年了,但她们却没有了阿妈,父亲桑杰曲巴牵着空落落的牛回家,痛苦无言地拥抱了她们。然后,和她们一起默默地做了一面新的国旗,换下自家屋顶上的旧的,看着新的国旗在空中鲜艳地飘扬着,过了一个冷冷清清的藏历新年。卓嘎和央宗虽然没有见过什么大世面,但她们在那一刻里懂得了父亲桑杰曲巴心中的大道理,父亲说:“玉麦这地方总得有人守下去!”

更不幸的是,几年后的同样的一个冬天,已经16岁的妹妹走了。在这个冬天里,卓嘎、央宗和父亲一起去放牧巡逻,16岁的妹妹被留在家里,烧好奶茶天快黑了,但妹妹却不见父亲和两个姐姐回来,着急地出门寻找,结果被暴风雪掩埋再也没有回来。卓嘎和央宗说:“找到妹妹时,阿爸抱起小妹冰冷的遗体,一头栽倒在雪里……那年,小妹只有16岁,花一样的年纪……那天,阿爸泪流满面,咬破了嘴唇,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但随后,父亲却带着她们一边制作国旗,一边教唱她们这样一首歌:

上世纪90年代,卓嘎(右一)、央宗(左一)与桑杰曲巴(右二)在一起。

日啦山神山下的玉碓和玉麦啊,

是个吉祥的地方。

玉碓灵草满山,

玉麦秀水遍地。

进出玉麦千难万险,

留在玉麦草丰水美。

我希望做一只轻盈的小鹿,

在这吉祥的乐园快乐地生活……

歌声里,卓嘎和央宗和看到父亲桑杰曲巴老了,变得苍老不堪,但父亲却对她们这样说:“以后,我一个人去放牧巡逻,你两人留在家里……如果,我两天没能回来,那就是遇到了坏人,再也回不来了,你们就翻过日啦山去报信……”就这样,西藏在新中国的历史上有了一个3人乡,桑杰曲巴乡长带领着他的副手、大女儿卓嘎妇女主任兼副乡长和唯一的群众、二女儿央宗,一起守护了祖国3644平方公里的土地!

边防官兵与卓嘎交流边防情况。

五星红旗在海拔3560米的高地上飘扬,藏家父女两代人用他们的热血和生命,向外界始终宣示着玉麦不容侵犯,而这连同山南的历史一起告诉了世人,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神圣不可侵犯的一部分!父亲桑杰曲巴和两个女儿卓嘎和央宗说:“守护好祖先留下来的玉麦这片牧场,就是守卫了国家!”

时光一天天流过,高原上的格桑花开开落落,开出的是藏家父女两代人对于祖国的一片忠心,落下的是他们为祖国放牧守边的艰难和寂寞。1988年,当了29年乡长的桑杰曲巴光荣退休,大女儿卓嘎接了他的班,成为玉麦乡第二任乡长;妹妹央宗则接替姐姐卓嘎,成为了玉麦乡副乡长兼妇女主任。而一切则如同老乡长桑杰曲巴说的那样,渐渐变得好了起来。

阳光洒在卓嘎(左)、央宗姐妹身上。

1996年,从15岁开始就给玉麦乡送信的邮递员白玛坚带着妻子搬进了玉麦乡,自此,玉麦乡有了两户居民,并逐渐发展为:1999年5户22人;2001年7户25人;2006年7户30人;2009年8户32人;2011年8户35人;2016年9户32人……而卓嘎在自己的岗位上一干就是23年,央宗在自己的岗位上一干就是17年。

1997年,新华社首次对玉麦乡进行报道之后,桑杰曲巴和女儿卓嘎、央宗一家人放牧守边的事迹传遍了祖国大江南北。因为雪山阻隔、尚未婚嫁的卓嘎,竟然收到了七麻袋求爱信,而来自内地的信件也翻越崇山峻岭来到央宗面前。很快,卓嘎和央宗分别在35岁和27岁时,组成了各自的家庭。

卓嘎

央宗和他的儿子索朗顿珠在一起,索朗顿珠是玉麦乡第一位大学生。

2001年9月,桑杰曲巴最大的心愿实现了——玉麦通往山外的公路修通了。这条穿越日啦山山口的公路,让玉麦不再孤单和遥远,第一辆汽车开来,桑杰曲巴带着女儿卓嘎、央宗向这个“铁牦牛”献上哈达。卓嘎沿着这条公路坐着“铁牦牛”,去了一趟毛主席的故乡湖南。也是这一年,桑杰曲巴老乡长沿着这条公路这条公路坐着“铁牦牛”,去了一次拉萨,在归来后大雪纷飞的冬天没有任何遗憾地走了。

临终时,桑杰曲巴老乡长把全乡人叫到床前,留下了自己的遗言:“我在这里住了一辈子,你们不要因为玉麦苦,更不要因为我走了就离开这里,这是祖辈生活的地方,更是祖国的土地,一草一木都要看好守好。”他的话至今让玉麦人记忆犹新,而此后的玉麦因为放牧和巡逻的藏家父女闻名全国。

卓嘎、央宗姐妹

2018年3月1日,卓嘎、央宗姐妹一起当选感动中国2017年度人物。同年10月19日,被授予“时代楷模”称号。同年年底,和玉麦乡的9户32人全部搬进“农家别墅”,过了一个温暖明亮的藏历年。2019年9月,卓嘎荣获第七届全国道德模范“全国敬业奉献模范”。同年9月25日,卓嘎、央宗姐妹被评选为“最美奋斗者”。2020年10月,央宗获得2019年度全国三八红旗手标兵荣誉称号。

期间,卓嘎、央宗姐妹的事迹被拍成电影、电视剧。截至2020年12月,玉麦乡已有67户234人。他们也像感动中国组委会给予卓嘎和央宗的评语那样,加入了守护祖国边陲的英雄群体:日出高原,牛满山坡。家在玉麦,国是中国。中国是老阿爸手中缝过的五星红旗,中国是姐妹俩脚下离不开的土地。高原隔不断深情冰雪锁不住春风,河的源头在北方,心之所向是祖国。

卓嘎和央宗(左)在缅怀父亲桑杰曲巴。

英雄的土地,在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里,让人不禁想起中国的那句古语:子子孙孙无穷匮也。这是英雄的人民,也是我们英雄的历史!

西藏山南军分区边防某连官兵给卓嘎(左一)送来一面崭新的国旗

卓嘎、央宗姐妹和玉麦乡干部群众合影

这是2009年卓嘎(左)在乡政府升起国旗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感谢原作者!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路生观史,探索游记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收藏:
热门评论
评论
登录后请到 添加或修改密码
web analytics web analytics